溜达的包子

概率up的没抽到,抽到了没up的。
教授那么好看!小时候也好看,求一张缄默啊啊啊啊啊啊

【顺懂】皮在霍格沃兹(全员向,HP 梗)

欢乐段子文

顺懂+全员向 HP AU

中英两国魔法学校进行学术交流,于是蛟龙小队就成了插班交换生来到霍格沃茨皮。

格兰芬多:队长(7年级)、佟莉(6年级)、罗星(6年级)、李懂(5年级)。

拉文克劳:副队(7年级)、陆琛(6年级)、庄羽(5年级)

赫奇帕奇:石头(6年级)

斯莱特林:顾顺(6年级)

 

前言不搭后语,想哪儿写哪儿

———————————————— 

  1. 分院

有点儿小洁癖的李小懂勉强戴上脏兮兮的分院帽。面无表情,脑子刷屏:“这色儿有几百年没洗了吧”“几百年得多少没洗头的戴过这帽子”“这攒得头油头灰”“现在就扣在我脑袋上”“几百年,脑袋上……”想想差点吐出来。

气得分院帽崩了线,堪称百年难得一遇。来自中国的学生都下意识许了个愿。

还好最后看在有戴上帽子的勇气被踢到了格兰芬多。

 

顾顺眼睁睁瞅着看中的小学弟再一次落入宿敌罗星之手,恨得牙痒痒,脑筋转过若干夺回手段,冷不丁被扣帽,成为了光荣的斯莱特林一员。

真·命运之宿敌学院。

离可爱的学弟更远了。

 

技术控们全体拉文克劳没跑,谁让他们平时就爱折腾个麻瓜玩意儿,炸弹天线,还有个啥爱修小汽车

现在天天面对公共休息室门环的“你女朋友和你家狗掉水里先救谁”这种接中国地气的口令问题面面相觑。

哦对了,陆琛永远是自己进不去的那个。总是要可怜巴巴坐等好心人携带。

 

石头憨憨厚厚进入赫奇帕奇寝室,换睡衣露身材一战成名,可惜平时校袍一遮,宽大又挡风,只剩偷拍照在私底下高价交易。

还有市无价。

 

偷拍的技术控庄羽被佟莉收拾后乖乖把照片上交国家。

 

2、语言

在蛟龙交换生来之前,霍格沃茨为表重视特意联系了项目负责人高云派人指导英国学生们学习中文。

在一连串“啊啊啊啊”“阿啵呲嘚”“啊啊啊啊五环”“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口语学习后,英国小巫师取得了可喜的进步。

 

他们会念交换生名字了。

听完乐得陆琛一拍庄羽肩膀,“看人家,自带南方口音嘿。”

 

至于蛟龙小队的英语?

Wizard English Test 7,巫师英语7级考试了解一下。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洋人的东西也是要搞明白得嘛。

 

3、长相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脸盲的眼里甚至没有他自己。

 

不太熟识的东方人在西方人眼中相似得厉害。一个鼻子一张嘴,黑发黑眉黑眼睛。

所以霍格沃茨的学生和教授都想办法通过他们的特点将交换生与名联系起来,编成顺口溜儿。

这个方法是相当优秀了。

 

但也有盲区——热爱短发的佟莉和庄羽。让无数认错的人留下尴尬的微笑。

还好有院服颜色可以用来分辨。红莉蓝羽。

只剩下色盲在郁闷地跺脚。

 

4、变形课

每个蛟龙成员来之前都进行过课业预习,以便适应英国课业。

 

自从习得了猫化咒,杨锐就沉迷于把各种物品变猫的乐趣中。

枕猫、桌猫、书猫……只有想不到,没有变不到。

沉迷吸猫,无法自拔。

直吸得面容憔悴,精神恍惚,施法无度,魔力干枯。整个一个儿“吸猫有害健康”行走的宣传画。

 

队员们一合计,再这样下去有损小队威严。

昏君滥情,雨露均沾,后宫三千,成何体统。

为了彻底解决这个情况,他们反复思考,终于找到了最佳解决方案。

 

他们给杨锐送了一只正宫娘娘。

活的,毛绒绒的,不用变的,银虎斑猫。

问题圆满解决。

 

——变形课猫化咒论文,蛟龙队长怀抱自家主子“布果子”挥毫泼墨狂写10卷羊皮纸,顺利拿到了“O”的成绩。

“无他,但手熟尔。”他这么总结道。

TBC


于是这篇就这么个风格啦,主要写全员段子,掺杂着狙击组和吃糖组,以及我还挺喜欢小惠是霍思燕设定的,不喜欢的可以提前避开了。

后续还有一些脑洞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写出来……

会化用演员梗,以及一些HP里面提到的事情,具体年代嘛我想一下要不要具体设定。

以及,求别问中国魔法部什么样子我会往修真方面一去不复返的,就记得《神奇动物》电影里魔法会议有出现亚洲人的样子。

觉得有bug或者有兴趣的请留言吧,就不用关注我这个主要看文的号啦,谢谢阅读~

【顺懂】春困(一发完)

按角色年龄差。
一个阳光灿烂的春日。


李懂睡了。

从方才,他的眼睛眨动频率就开始缓缓降低,睫毛交叠复又分开,在公交车轻微颠簸中挣扎着,妄图抓住最后一丝清醒,最后还是溃败在暖融的阳光中,臣服于上涌的睡意。

邻座的顾顺饶有兴趣地观察了李懂打盹·gif。他偏着头,也不遮掩,大大方方瞧着自家观察员困倦的头一点一点,还不忘数着点头次数。“23次,李小鸡正式趴窝。”他默默在心里的小本本记上一笔。

睡着的李懂神态平静,阳光洒满了他的侧脸,透出一股澄澈的少年感。理得短短的寸头在光照下有一种毛茸茸的晕染效果。“看上去倒是柔柔软软的,”顾顺心思一动,微微探手轻捋一把,“摸上去也不错。”类似于基地附近那几只小奶狗的手感,娇娇小小的身子,短毛暖烘烘地带着鲜活气。

李懂在睡梦中好像感应到被暗地里撸了毛,他眼皮一动,小小哼唧了声。这一声便把顾顺的目光引了过来。“懂儿脸是真小啊,”顾顺比划了下,感觉一手就可以盖住他整张脸。“小家伙生得不错嘛,虽然还是比不上哥。”他做贼似地左右瞅瞅,才放心凑上去细细点评起来。

观察员平时明亮的眼睛此时被覆盖在薄薄的眼皮下,眉目舒展,做了什么美梦似的眼珠微动,左眼上的小痣就会跟着颤一颤。顾顺记得这颗痣。初见时,狙击手的目光就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小东西。它就那么光明正大地镶在那儿,像是偷吃时不小心溅到的一丁点儿巧克力,随着观察员的小小回击洋洋得意地一挑,挑得顾顺心痒痒,那时候就心想有朝一日一定要瞧个仔细。

现在这个有朝一日终于来了。大高个儿低下头再度向前凑了凑。

痣是普通的痣,黑巧克力的颜色明晃晃地点在眉毛下方,圆乎乎透着一股乖巧气,乖乖呆在主人眼皮上。现在它又不动了,而顾顺突然有点想念李懂醒着的样子,小痣和眼睛配合起来才是最佳观赏方式。

小观察员眼睛长得好看,公认的大——正常的那种。平时总装成熟的蛟龙小幺儿,圆溜溜的眼珠子还遮掩不住全部情绪,偏还生了对大眼睛,把自己卖了个彻底。碰上主狙来讲从前出任务碰到的新鲜事儿,李懂面上不动,眼睛就先一步开始好奇地乎闪,勾得顾顺那股子逗弄人的兴致压也压不住地往外冒。惹急了,脸一板眼睛恶狠狠地瞪过来,缀着小圆痣,真是凶得顾顺也就乐了一分钟而已。当然,战时的小观察员担得起“蛟龙之眼”威名。眼神专注而果决,眼观六路,犀利地筛出所有可能藏敌点和狙击数据。“都说小眼聚光,也不知道这么大的眼咋也那么好使。”顾顺不止一次在心底念叨。

“呼。”冷不丁一声响,顾顺一怔。原来是李懂睡得滋润来了声小呼噜。“哟呵,难得休假出来看光景,睡了不说还挺香。”他笑着嘀咕,视线转而瞄上微张的嘴唇。李懂长相最显眼的地方就是这儿了。唇瓣厚厚,唇色粉粉,自带嘟嘴效果,要是配上委屈的小表情,真是无往不利。前面逗人得逞笑开怀的顾大狙就常常折戟于此。现下这唇翕张,稍稍有点干了,失了些光泽,但颜色仍旧是好看的粉。他见过这嘴唇染上过血色、尘色,也目睹过它从水润到干裂的样子。大笑的弧度、痛苦的抖动,喜怒哀乐都曾自李懂的嘴唇扎进顾顺的记忆里,难以忘却。

公交车忽地重重一颠,惊醒了李懂的小美梦。他困困倦倦地抬起头,手揉着略酸痛的后颈,一歪头瞥见狙击手颇有些紧绷地坐直了身体,不明就里地迷蒙一乐,没一会儿,春日暖阳就拉着他重返梦乡。朦朦胧胧还未睡沉之际,仿佛感觉到自己脑袋被一扣轻轻带歪,就抵到温热的地方。他下意识蹭了两下,脖子舒展开,满意于新枕头的舒适度,这下彻底会了周公。

“小家伙,猫儿样。”顾顺睨一眼肩头心满意足的瞌睡虫,小声念叨了一句。手一抻,虚虚架好护住观察员,头往毛脑袋一贴,自去闭目养神。

春景虽美,春日易倦,当睡则睡,莫负春光。
End

彩蛋一:车子又一次颠,李懂头就磕顾大枕头的下巴上了。
真·提神醒脑。
倒是不耽误看光景了。
毛寸完全没有缓冲作用。
千算万算没想到会这样负伤呢,顾大狙。

彩蛋二:这俩上车就坐后面,同车乘客不多,只有一个小姑娘中途看见了顾顺偷看人睡相,却被顾顺丢过来的微笑炮弹击沉。
颜狗就是这么容易收买。

彩蛋三:其实还有人也看见了。
“咿——给里给气。”

彩蛋四:“我们——现在在哪儿?”任性睡觉的结果就只有坐·过·站。

彩蛋五:“听说顾顺嘴是被李懂磕破的。”今天也在八卦前线的眼睛公认异常大的副队。
彩蛋End



终于下水写顺懂,这次是暧昧为主吧,萌芽期。盯嘴唇就是一个暗示,给里给气。
写这个想法时就觉得,这样的能平静在公交上入睡的世界就是由他们守护的,所以也想让他们也感受一下。
而且李懂之所以能放下警惕打瞌睡,也是对顾顺的存在感到安心才可以做到的。所以睡着的他其实是表达信任的一种体现。
最后,梗来自于打瞌睡的尹老师以及春天这个季节真的很容易困……

以及不用关注我哈,这个号主要看文的,偶尔(很少)才会有产出😂
谢谢看文。

通过《如鲸向海》认识了已经灭绝的龙王鲸,很少见的精神动物啊,所以特意去查了一下:

生有未退化完全的后鳍,进化地位为鲸类始祖,体态修长,能到19-21米(6-7层楼高?)……口生利齿,肉食为生,鲨鱼啊乌贼啊海龟啊全在食谱上。头上没有呼吸孔,换气要整个头探出海面才行(突然觉得有点萌)

体型和顾顺好合哈哈哈。海中霸主之一,顶尖猎食者也有拽的资质。

最令我吃惊的还是懂儿的精神体,居然是无形的海洋,特别惊讶。海洋本身虽然非生物,但是生命起源之地,容纳万物,却不被改变。感觉和李懂的性格也相近。


凶猛无惧的巨大生物,却在海洋的怀抱中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爱给予的是最大的包容与温柔。想想都觉得,很幸福。



穷酸的阿妈没有东西,连个四叶草都没有地上路,呱宝却寄回来这么可爱的明信片……我!要!努!力!攒!草!

冬日祭在街上逛的二人组……

荒川穿着袍子,那么尾巴是怎么伸出来的呢?好像很有脑洞的样子😂

萌萌哒小尾巴(一直以为是配饰),脑袋后面还是翘着根呆毛,黑白色的皮草又袒露胸膛,猩红色的眼睛,还留着一撮儿小胡子,发起招来就是扭腰跳舞,啧啧觉醒后配色好看得变成不一样的大叔了呢荒川